创业带动就业涌现新模式,一只化妆刷“引凤还巢”实现在家门口就业

在美妆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中国化妆刷千千万,河北沧州占一半。

 

但很少有人知道,所谓的“中国化妆刷之乡”并不是沧州,而是其南下600多公里的小县城河南鹿邑。

长久以来,鹿邑作为沧州原材料供货的主要来源地之一。据2019年的媒体报道,鹿邑县的化妆刷等尾毛产品年销量占全国80%以上,尾毛年产量达5000吨,尾毛出口占全国总量的75%以上。如今,这个数据又有新的变化——鹿邑的尾毛化妆刷产量已占全球90%以上。

外界所耳熟能详的国际大牌化妆刷,都是从鹿邑这里贴上标签,漂洋过海直达法、美、日韩等国的高端化妆品柜台。

根据鹿邑县人社局提供的数据显示,在鹿邑创业园区,已有135家创业企业先后落户,带动全县化妆刷相关产业经营主体达到1000多家,吸引全国专业化尾毛产业技术工人18000多人,吸纳就业人数5万多人。

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教育部、工业和信息化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农业农村部、国资委等6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深入组织实施创业带动就业示范行动的通知》,实施了4个相关专项行动。数据显示,截至7月末,创业带动就业示范行动已累计创造就业机会193万个。

被一只化妆刷改变的河南这座小县城,也因此书写了“引凤还巢”让当地居民在家门口实现就业的故事。

一个小小化妆刷如何改变了这个小县城?

从外出务工到“引凤还巢”

最先让鹿邑县闻名的并非化妆刷,而是尾毛。作为“中国尾毛之乡”,当地群众从事尾毛加工已有30多年历史,年产值可达近40亿元。

上世纪70年代末,鹿邑县张店乡村民谢国银赚取了尾毛生意“第一桶金”,他成立了加工厂,将收购的尾毛经过清洗、蒸活、梳理等10多道工序后,加工成“把毛”,进一步提高了附加值。“把毛”的主要出售对象是韩国、日本的加工厂,再经加工后,做成化妆刷销往世界各地。

谢国银的加工厂培育了鹿邑早期尾毛从业者。90年代初,这些技艺成熟的工人们纷纷到河北、天津、深圳等地淘金。

90年代中国还没有化妆刷产业,深圳、天津等地诸多日韩外资工厂落地,在当地人的回忆里,94-96年韩国集中在国内建厂,招收了不少中国工人,以尾毛加工技艺著称的鹿邑人成了这些厂子的主力员工。

张店镇的赵建波,就是早期去深圳打工的鹿邑人,做尾毛原材料的销售。他所在的深圳关澜镇,是鹿邑打工者的聚集地之一,被大家戏称“深圳小鹿邑”。“鹿邑人多到什么地步——在当地不用说普通话,说家乡话都行得通。”

最多时候,关澜镇涌入了数万鹿邑人,当地很快形成了化妆刷的产业链。时间长了,很多鹿邑人逐渐掌握了上游化妆刷产业的生产技术。赵建波也从一个做原材料的销售,慢慢过渡到了“技术员工”,掌握了初加工甚至成品加工的技术。

鹿邑人在关澜镇的化妆刷生意持续了十多年,直到2016年,发生了“大逆转”——那些曾经南下的鹿邑人选择了回乡发展。

那段时间,中西部欠发达地区纷纷开出优惠政策招商引资,鹿邑县实施了“把老乡当外商,由老乡引外商”的招商策略,推进“引凤还巢”工程,吸引了一大批在深圳、东莞、义乌、宁波、天津等全国各大城市外出创业成功的鹿邑籍尾毛企业家纷纷返乡再创业。

他们的回归带来了先进的经验和国际资源,也带动了尾毛加工及纺织行业大批量的产业链关联企业及各个层次从业者、技术工人、在外打工的农民返乡创业。

根据鹿邑县人社局提供的数据显示,鹿邑县持续实施“引凤还巢”工程,各种类型的“双创”实践共吸引返乡创业人员9万余人,创办各类市场经营实体3.5万家,带动19.5万名劳动者在家门口就业。

其中仅化妆刷产业已有135家创业企业先后落户鹿邑创业园区,带动全县化妆刷相关产业经营主体达到1000多家,吸引全国专业化尾毛产业技术工人18000多人,吸纳就业人数5万多人。

创业带动就业显特效

国际大牌订单接踵而来,大批外出务工者选择返乡

1973年出生的黄纯杰,之前在河北省沧州市青县从事尾毛行业18年,主要给日韩供应化妆刷原材料。2016年,响应“引凤还巢”工程,他把厂子从天津搬回鹿邑,生产高端化妆刷、美妆蛋等时下流行的化妆用具。

“那时候县里出台好多优惠政策,很多在外地做出规模的老板,在深圳、沧州那边干了七八年、十来年的,全回来了。”

2016年开始,鹿邑县提供了土地、贷款、房租、电费、水费等诸多优惠政策。很多政策在黄纯杰看来“力度前所未有”。

比如土地,“以前工业用地低于30、50亩的是不批的,对投资建设多少平方也有要求。”黄纯杰说,回到鹿邑之后,在工业园区买5亩土地都可以,门槛大幅降低。

价格方面对返乡创业的人也极具吸引力。黄纯杰当时享受的政策是:按12.5万每亩的价格买入,建成投产后每亩减免7.5万,相当于实际花费每亩5万元。

“也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没有钱政府想办法给大家融资,开银行和企业的对接会。”黄纯杰打了个比方,“比如手里几百万盖完厂没有流动资金了,银行再给贷款2、300万,就可以买机器投入生产了。”

黄纯杰感慨,买地建属于自己的厂,这在以前是很多在外打拼的人不敢想的事。黄纯杰以前在外地的厂址是租的,租金虽然不便宜但总归比买地容易实现。“而且外地的水电费都高,也没有老家这些优惠政策。”

工厂的建立带来一连串的效应。达到一定标准的工厂才能通过国外标准的“验厂”,通过后才能接国际大牌的单。“以前的厂都是租的,消防和环评没法通过,只能接二手、甚至三手单。”现在,香奈儿、兰蔻、丝芙兰、欧莱雅等国际一线大牌,都是黄纯杰的客户。

订单量暴增带来了人力的需求。2016年“引凤还巢”的政策一出,黄纯杰明显感受到大批的劳动者也跟着返乡了。以前的年轻人在外打工,成为了父母后,他们也要考虑平衡工作和家庭。“政府也给解决孩子上学问题,包括在产业园附近办小学和幼儿园,大家就更愿意返乡了。”

在家门口就业,老年人也有就业机会

“每年返乡回来的人都在变多,”99年生人的黄明帅认为现在的工作机会不但方便了那些需要照看老人孩子的人,也为老年人甚至贫困人口提供了就业机会,“岁数大的人可以做包装纸盒的工作,每个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机会。”

2017年6月,鹿邑县被国家确定为“第二批国家级区域类双创示范基地”, 2018年10月,鹿邑县作为全国唯一一家县级双创单位,受邀参加了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鹿邑县“输出打工者,引回创业者”的双创模式得到肯定。

创业带动就业逐渐成为一种创新的就业模式。在创业带动就业等新模式的助力下,我国今年的就业形势不断好转。

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822万人,已经完成城镇新增就业全年调控目标的近75%。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启动“创业带动就业”示范行动以来,截至7月末已累计创造就业机会193万个,其中社会服务领域“双创”带动就业专项行动累计创造81.67万个就业机会。